她说,鹿的眼睛温润清澈。
宛若湖泊。
后来。她告诉我。
她宁可孤独地死去。
也不愿意让污浊进入鹿的眼里。

[ 佛国往西 ] 其实在色达多待片刻就会感到害怕,周围都是陌生的僧侣,你用异样的眼光看他们,他们也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你,这种格格不入甚至让我想逃离。这无关信仰与种族,某个瞬间我会觉得这里大大小小的屋子堆砌起来的是关于来生的幻梦,而所谓的人性并不会被梵乐经文所掩藏或因此消失。雪在山顶,牦牛在地里,我们在路上,色达,请原谅我用世俗的眼光看待你。

其实套头也能满足需要了。